世界阿尔茨海默病2018年报告出炉|世界AD日

发布时间:2018-09-22 09:30

导读

2018年9月是第7个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月。今年,9月21日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的主题为“记忆3秒钟”。同时今日,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官网再次发布世界阿尔茨海默病2018年报告,小编整理如下。


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ADI)以每年的9月作为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月,并将每年的9月21日定为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旨在联合全世界开展阿尔茨海默病的宣传活动,加强公众对于该病的认识,从而更好预防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生,改善患者预后。


2018年9月是第7个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月。今年,9月21日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的主题为“记忆3秒钟”,旨在提醒我们全球每3秒钟将有一位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产生,陷入记忆的烦恼。虽然,每年的主题日活动带来的影响不断增加,但痴呆相关的错误信息传播及患者的污名感仍然是全球性的问题,需要人们积极采取行动。


同时今日,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官网再次发布世界阿尔茨海默病2018年报告。



该报告着眼于广泛的研究领域,包括基础科学、诊断、 药物发现、 降低风险和流行病学。由于缺乏改善疾病的治疗方法,该报告还介绍了护理研究的进展,创新和发展。


该报告强调迫切需要为痴呆研究增加及可持续的资金。令人惊讶的是,关于神经退行性疾病与癌症的出版物的全球比例是1:12。通过这份报告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呼吁各国政府承诺将至少1%的社会痴呆费用用于研究。


每3秒钟发生一例痴呆


痴呆是人类的问题,也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全球每3秒钟就将有1例痴呆患者产生。2018年全球约有5亿人患有痴呆,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15.2亿,将是现在的三倍之多。据估计,2018年全球社会痴呆相关成本为1万亿美元,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2万亿美元。




引起痴呆的原因是什么?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科学家们一直在争论哪种蛋白质在疾病的发展过程中起着比较重要的作用。


大多数科学家似乎认可大脑中的两种蛋白质参与其中,一种是β-淀粉样蛋白,通常称为淀粉样蛋白,其在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大脑中达到异常水平形成斑块,聚集在神经元之间并破坏细胞功能。另一个叫做tau。其同样也会达到异常水平,并在神经元内形成神经纤维缠结,从而阻断神经元的运输系统。然而,科学家们还未清楚,这些蛋白质究竟是如何相互联系的,或者是什么导致它们对大脑产生如此严重的损伤。


国际知名的认知神经学家Alireza Atri表示,Tau像是大脑中的火,与淀粉样蛋白相反,淀粉样蛋白可能是一种有毒化学物质。有一种理论认为代谢因素起了一定作用。他解释说,淀粉样蛋白的“有毒化学物质”,很可能是由一些代谢物质造成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所有人都会受到这些物质的影响。这些都可能有助于推动淀粉样蛋白的积累,且可能会对神经突触造成损害,从而导致tau聚集,这些才是真正的火。换句话说,我们都知道房子着火了,但是还没有人知道如何扑灭它。


美国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副主席Maria Carrillo表示,当科学家们开始意识到斑块甚至在症状出现之前就已经缠绕在大脑里时,这种争论的情况就已经开始改变了。这两者都是贡献者,现在我们仅了解它的神经退行性,但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这才是真正的终极驱动力。她认为可能还有其他蛋白质参与阿尔茨海默病。因为阿尔茨海默病是很复杂,我们可能正在研究与阿尔茨海默病这种病理相关的异质老化活动蛋白质。


至少在复杂性问题上,英国痴呆研究所Bart de Strooper是认同的,他表示,我们可能非常天真地认为,像阿尔茨海默病这样的脑部疾病比其他任何人类疾病都要简单。


在David Cameron担任主席的2013年八国集团痴呆峰会之后作出的做出了这项承诺,将于2025年前为阿尔茨海默病寻找一种“改善疾病的治疗方法”。 Strooper认为这项承诺是非常好的,但是如果你去PubMed搜索会发现,有三百万篇关于癌症的论文,仅有250,000篇关于痴呆和神经退行性疾病的论文。因此,我们正在慢慢追赶。从1990年到2000年,有10个“黄金岁月”,现在被称为“淀粉样蛋白级联假说”,但对基础科学的理解仍在不断发展,并且我们开始意识到它要复杂得多。如果去掉“生化损伤 (淀粉样斑块) ”,就不会消除20多年来积累的影响。“医生面临的挑战是思考我们如何在临床上定义痴呆?


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在早期阶段了解大脑功能。他认为小胶质细胞是中枢神经系统中免疫防御的细胞,是成像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明白不同的细胞之间是如何交流的”,以及神经元是如何协同工作并导致紊乱的。他认为免疫学可能很重要,且一个“综合系统”。


面临诊断的挑战


Jennifer Bute很幸运,因为她是一名医生,可以自己诊断。但世界上仍有数百万人没有确诊。当然,我们不能确定这些数字,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这也是科学家们喜欢称之为“流行率”的原因之一,或者是有某种疾病的人口比例的估算。尼日利亚西南部与中北地区的患病率有很大差异,或许与诊断的方式有关。


40年前,时任牛津大学咨询师的Gordon Wilcock在英国创办了第一家多学科记忆诊所。并同合伙人成立了英国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在他的职业生涯中,Gordon Wilcock认为在诊断领域有两个重大突破。首先痴呆的标准化诊断是非常重要。一旦有了一套公认的标准,即使不是100%的准确,这意味着人们更关注标准化诊断认为是什么导致了这种疾病,即英国的痴呆诊断的临床指南。目前由Alireza Atri和其他人重新评估,作为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工作组的一部分。他们现在包括临床前阶段的指南,这些指南主要用于研究,MCI,或轻度认知障碍,一些诊所诊断,以及阿尔茨海默病和其他形式的痴呆。


另一项重大突破是“生物标志物领域”,这是生物学上的可衡量指标。Wilcock表示, CT,PET和MRI是一个重大的突破。扫描患有痴呆的患者,能够分辨出大脑中没有其他痴呆的原因-血管疾病或脑肿瘤,确实非常重要。在某种PET扫描中,会看到淀粉样蛋白沉积和大脑中的炎症变化,且显示淀粉样蛋白在症状出现之前的很多年就开始在大脑中发育。


目前,Wilcock解释说,生物标志物在研究中更为重要,在临床诊断时,如果你认为某人可能患有阿尔茨海默病,你可以进行扫描,通过影像并做出相当可靠的诊断。你可能认为这个人有80%的几率患有阿尔茨海默病,或者其他形式的痴呆。更多的诊断意味着更多的意识。更多的意识意味着更少的耻辱。更少的耻辱意味着更多的希望。


何时才能治愈?


通常,当您因某种疾病就诊时,您可以向医生咨询药物。 但如果您被诊断出患有阿尔茨海默病,那么您的选择将非常有限。 自1998年以来,已有100多次尝试开发治疗该疾病的有效药物,但只有4种获得批准。 


目前有两种类型的药物,它们都只是为了治疗一些症状。胆碱酯酶抑制剂——多奈哌齐,卡巴拉汀和加兰他敏。其都能阻止一种叫做乙酰胆碱酯酶的酶分解乙酰胆碱,这有助于在神经细胞之间传递信息并保持记忆力。另一种类型的药物称为NMDA受体,通用名称为美金刚。它试图阻止一种名为谷氨酸的化学物质的作用。


克利夫兰医院的主任Jeff Cummings表示,现在有了扫描辅助,淀粉样蛋白扫描和tau蛋白扫描,可以更好地定义患者。就药物的运作方式而言,我们有更好的评估标准。我们现在对于第2阶段药物在进入第3阶段之前必须达到的目标的期望更加严格。Jeff Cummings表示,这需要创新的风险资本机制,才可以引导到筹备中的早期阶段。


2013年八国集团痴呆峰会,David Cameron担任主席之后承诺,将于2025年前为阿尔茨海默病寻找一种“改善疾病的治疗方法”。并建立了痴呆基金会,基金会由Kate Bingham等管理的。Bingham表示,到2025年,她希望“有多种药物显示疗效”。她也想看更好地利用数据分析,将不同的数据集合到一个中央池中。这对试验研究及诊断都是有帮助的。


在未来5到7年内,我们将能够在早期阶段的生物疾病方面取得绝对突破。不只是一种机制,而是多种机制。这将给我们提供更多早期测试药物的机会。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治疗阿尔茨海默病呢?Cummings表示,不知道距离治愈是一步之遥还是100步之遥,但如果不迈出下一步就不会到达那里。很明显,关键信息是每个人都必须坚持下去。


能否降低痴呆风险?


我们可能还不能治愈痴呆,但我们可以从一开始就阻止人们罹患痴呆。或许我们可以。也许不是所有人,但相当一部分人,至少看似我们可以推迟它的发生。即使推迟5年或者10年,也将会产生巨大的全球影响。而且这不是推测,而是基于可靠的科学依据。


鉴于阿尔茨海默病背后有很多不同的危险因素和机制,我们可能需要同时针对多种危险因素(即多领域干预),以达到最佳效果。通常我们更容易改变的是生活方式,此外还有健身房教练、物理治疗师、护士以及心理学家,我们可以听从他们的建议。


北欧饮食总体是比较健康的,要求人们吃大量的鱼、好的油、蔬菜和浆果,并减少牛奶、奶酪、盐和糖的摄入。事实证明,这种饮食方式的效果非常好。


APOE ε4基因是阿尔茨海默病的一个重要遗传危险因素,不过最令人兴奋的结果之一是,该基因携带者比不携带者有更清晰的结果。换句话说,你不能改变你的基因,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注定会失败。


在过去的5年或10年里,痴呆的发病率似乎确实有所下降,部分是由于很多人在中年时期注重其高血压和胆固醇水平的检测,而且很少吸烟。但接下来,很快这一获益被肥胖和糖尿病所抵消,尤其是心血管健康方面的益处。


满足患者的护理需求


目前有药物能够帮助治疗,但不能治愈。很多人都认为,如果真的得了这种病,我们就会被困在养老院里看电视。不幸的是,很多人都是这样。我们应该更好的认识和评估这些患者的需求。有些社会心理干预疗法,例如认知刺激和认知补救疗法,即保持认知能力更长时间,对轻度和中度痴呆患者有效。


认知刺激疗法通常是指在培训护士、职业治疗师或照料者的带领下,小组进行数周的主题活动项目。例如Knapp进行的试验包括14次有组织的活动,每次45分钟,每周两次,持续七周。每次活动包括相同的结构,如言语表达、热身活动、唱歌、讨论当前的新闻故事、文字游戏和社会实践(如烘焙)。研究发现,这些训练可以提高轻度至中度痴呆患者的记忆和思维能力,改善生活质量。认知补救疗法也是类似的一套专注于学习和锻炼的活动项目,旨在使大脑更好的发挥作用。


在养老院会有很多不同的方法,比如“玩偶治疗”、机器动物、“微笑治疗”、芳香疗法、或带母亲、小孩或小狗来。有时,这些方法会产生影响,但“很多创新性的方法都没有经过严格的试验来指导其使用”。


有些养老院会有机器人提供音乐治疗,或者教痴呆患者跳舞。未来如果人工智能能分析声音或分析照料周全或不周的视频,或许也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照顾认知衰退的病人。


随着人们寿命的延长,痴呆患者数量正急剧增加,成为社会关注的重中之重。


下面是小编无意中发现的一个视频,很是感人。如果无法让他们拥有回忆,那就让他们拥有爱。请关心身边的老年痴呆患者,他们在遗忘的黑洞中,更需要我们带来的光明。


关爱老年痴呆患者公益广告


信源:World Alzheimer Report 2018 - The state of the art of dementia research: New frontiers.


powered by 学建教育 © 2018 specialed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