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年少有为周柯为许初薏小说在哪看-《年少

发布时间:2019-03-14 22:43

近日之神书《年少有为》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周柯为许初薏,该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她本就知道周柯为在许创加班,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有所期待,希望一打开门就能见着周柯为。兴许是一个人躲家里太空荡了,需要个人陪着,她心里这么想着。

年少有为

推荐指数:8分

《年少有为》在线阅读全文

年少有为第12章

如许初薏意料中的,公寓里黑漆漆的一片,周柯为不在。

她本就知道周柯为在许创加班,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有所期待,希望一打开门就能见着周柯为。兴许是一个人躲家里太空荡了,需要个人陪着,她心里这么想着。

洗完澡,她窝在沙发上跟文婉组队玩了几局游戏。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她也没等到周柯为,就关了一楼所有的灯,读留下玄关处和二楼楼道的那片光给他。

门锁被人旋开的那秒,许初薏刚抱着暖手宝走到二楼走廊。

看见周柯为换鞋的身影,她不由地停了下来,趴在木质栏杆旁,撑着脑袋,连晃了好几下,喊他:“为哥,你回来了?”

不像往常的温柔回应,这次他独独就给了个“嗯”,许初薏有点儿奇怪。

周柯为走进来,灯光打在他利落的短发上,隐约能见着星点的反光,许初薏站在二楼,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不难看出他发上的是水珠。

她迟疑地问:“淋雨了吗?”

“没事。”他脱掉湿漉漉的外套。

许初薏担心,连跨了好几步下楼,接过他的外套,想替他挂在衣架上,才发现掌心里湿漉漉的,那外套明显是潮的,“地下停车场不是有电梯连通公寓,怎么还淋了雨呢?”

“刚才外出办事淋到的。”

“待会我得给我爸去个电话,怎么大下雨天,还奴役为哥。”她嘟着唇:“我生气了。”

许初薏娇蛮的模样,看得周柯为心头一软。

可不知为何,晚上虞山苑门口,她与钟嘉元牵手的那一幕又忽然浮上来,周柯为觉得心浮气躁。

他抛下一句,“我先洗澡”,就转头走了。

平常被他捧在手心的许初薏显然有些不适应,手上还捏着濡湿的衣服,那水渍好像自衣服里一直渗透进了她心里,浑身不是滋味。

周柯为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见厨房灯还亮着。他边擦着头发,边走过去关灯,却在这时发现了厨房里那来回忙活的小身影。

他扣了扣厨房玻璃门:“还不睡吗?”

“不睡。”她回头朝他笑笑,怕被她瞧见自己忙活的成果,还故意拿身体挡了挡:“你也给我留下,不准走。”

话音刚落,她转身又忙活去了。

周柯为揉了揉太阳穴,一整天的忙碌后稍显疲惫。他原本是想回房睡觉的,但看见许初薏还在捣鼓着什么,似乎还有些要跟他分享劳动成果的态势,他犹豫片刻,还是没走。

倚在门框旁,他抬眼瞧着许初薏来回忙碌的影子,心头隐隐漾起暖意。

“为哥,你这锅子锈了该换新的了。”

“为哥,你多久才开一次火,这碗都积灰了。”

“还有这筷子,最好得三个月换一次。”

午夜十二点,清冷的公寓忽然有了人气,活像个“家”。

公寓装修已有两年,除却钟点工会偶尔过来开火,平日里周柯为是鲜少进厨房的,甚至于连天然气灶头,他都不知道在哪儿打开。

周柯为父亲早亡,母亲又在前两年因重病身故,从年少到成年,“家”这个字,在周柯为的心里是不成形的,孤家寡人这个称谓可能反倒更适合他。

年少时,家是母亲与他相依为命的大院一角。成年后,家只是个房子。他不爱开口,可打心眼里,对“家”这个字,却是向往的。

“好了!”许初薏拍拍手,大功告成。

转头,一锅咖啡色的、热腾腾的饮品,已经呈到了周柯为面前。

上头居然还飘着几根姜丝,周柯为不解,“这是?”

“可乐煮姜茶。”许初薏骄傲地说:“我妈教我的,可乐加三碗水加入姜丝煮开,驱寒还能防感冒。”

周柯为没尝过,觉得这料理有点黑暗。

许初薏压根不给他躲闪的余地,盛了一碗,直接送到他嘴跟前:“你淋了雨,快趁热喝。”

禁不住她软磨硬泡,周柯为还是兜头喝了下去。

可别说,味道酸酸甜甜,倒也还不赖。

姜茶灌下半碗,周柯为的心也暖和了一截儿。他私心里想着,即便许初薏喜欢钟嘉元,但她心里渺小的某个角落,总是有他的。

“好喝吗?”许初薏眼角弯弯,期待着表扬。

“嗯。”周柯为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许初薏高兴地摘掉了围裙,抢过他手里半碗的姜茶,急于邀功似的,又盛满了,递给他:“以前我妈教过我好多回,可这还是我头回做呢,没想到居然就成功了。为哥,你说我是不是很有厨艺天赋呢?或许,我该考虑报个厨师班?”

她一股脑儿地说着,但周柯为却只独独听见一句话:“头一回做?”

“嗯。”

“连你爸都没尝过?”

“对啊。”

“那钟嘉元呢?”

许初薏一下子瞪大了眼:“当然没有,我跟他哪到这份上啊。”

是周柯为想要的答复,他嘴角隐隐闪过笑意。他也不知怎么地,在许初薏面前下意识地想拿自己跟钟嘉元比较。以往,在商场上,他向来不喜斗争,光拿出个人实力就足以赢得对方青睐。可到许初薏这儿,他没法不在意。

顿了顿,周柯为说:“刚回过公寓一趟,看见你跟一个男孩子在门口说话。”

“是啊。”许初薏也不瞒着,“那人就是钟嘉元。”

周柯为将拇指指腹按在瓷碗边缘,无意识地来回摩擦:“怎么不请他往家里坐坐。”

“家里坐就算了。”许初薏拉开椅子,与周柯为面对面坐下:“刚我跟他说我住我哥家,还被他查户口似的问了一堆呢。”

“他说什么了?”

想到刚才那幕,许初薏噗嗤笑出了声:“他听说你还没成家,还担心你对我有所企图,我听完差点没笑喷。我瞧着,就我们俩这清汤寡水的关系,也就是他这样的才能胡思乱想。”

她话音未落,周柯为却站了起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确实可能落人口舌吧。”

“啊?”许初薏没听懂他的话。

“等你爸疑心不那么重了,我就给你换个离学校近的住。这段时间我就会请秘书留意合适的房子。”

周柯为转身,只留给许初薏一个背影。对突如其来发生的一切,许初薏还有点懵:“需要……这么快吗?”

连许初薏都没发现,将将在这里住了不到一月,已经这公寓的环境,这公寓里的设施,甚至于……公寓的主人,有了依赖感。

周柯为说:“钟嘉元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可……”许初薏还想说什么,却止在口里没说出来。想起拎着行李箱从学校出走的那夜,她鼻头酸酸的。

她问他:“为哥,你是在赶我走吗?”

瓷碗里满杯的姜茶,还在滚滚冒着热气,品尝的人却走了。

许初薏转头准备收拾,却听见微波炉上传来嗡嗡的声响。她下意识望过去,却发现周柯为遗忘的手机,应该是刚才在等她煮姜茶时无意间落下的。

相处一月,许初薏知道周柯为的习惯,他鲜少出入厨房,担心他过后找不着手机,她特地揩干了手,将手机转移到客厅桌面上。

彼时,手机屏幕还亮着,那光影在黑夜里显得尤为扎眼。

许初薏不自觉地瞄了眼,就瞧见上头秘书发来的微信,是五小时前的。

——“K老板,原定于今晚六点与成茂企业的晚宴,已改到下周。许小姐的课是八点半结束,今晚有雨夹雪,请您路上务必注意安全。”

她蹙了蹙眉,眼底一片疑惑。

照秘书的意思,周柯为应该是准备来接她的,可为什么她根本没碰到他呢?

今晚许初薏逃了两节课,至于八点半那会儿,恰好应该是钟嘉元和她在门口聊天的那会儿。

回想起周柯为回家时不冷不热的神情,许初薏忽然心虚的想,难道是因为她和钟嘉元?

然而,这想法刚冒出来,许初薏就忍不住狠狠敲了好几下脑袋。

她怎么那么爱幻想,居然自作多情到周柯为身上去了。

一定是别的原因……

一定是。

powered by 学建教育 © 2018 specialed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