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侍美龙卫夏赫然秦晴-侍美龙卫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1 07:29

《侍美龙卫》小说的主角是夏赫然秦晴,侍美龙卫是由作者狐大仙森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侍美龙卫小说讲述了:夏赫然带着火热的激情,从海外归来,因为欠下的人情,做了大小姐的保镖,没想到,阴谋诡计不只是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

小编推荐:
《特战锋芒》《雷霆大猛龙》《绝品女房东》

精彩节选:

一辆价值上千万的迈巴赫黑色轿车停在一个工地门口,与周围乱糟糟的环境格格不入。车里头,司机显得魁梧有力,一脸彪悍,眼神犀利地盯着四周。显然,不单单是司机,还是保镖。后边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孩,窈窕美艳,身材绝对是前凸后翘的典范,只是脸上带着深深的冰冷。还是那种高贵型冰冷,让人一看就有高山仰止的感觉。秦晴,洪广市四大家族之一秦家的大小姐,素来就有冰山美女之称。追求者无数,至今无上手者。有人忽然从工地里大步走出,跟司机一样的装束,戴着墨镜,一脸严峻。龙行虎步的,是有功夫的人,显然也是保镖。他走到车子边,微微躬身,朝着后座敞开一般的玻璃窗开口了。声音显得非常恭敬:“小姐,夏赫然在里边。”秦晴脸色阴沉:“他在里边做什么?”保镖说:“在搬砖。”秦晴立刻怒了:“真是太过分!陈爷爷把他叫来给我做保镖,不是让他搬砖!他这是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么?万一我出了什么事,他能承担?”“这个……”保镖不知道说什么好。秦晴继续愤怒:“我还不稀罕他做我保镖!哼,要不是我爸……”忽然住了嘴,脸上更愤怒,双眼透出难堪。她握紧双拳,忽然又叹气:“好吧,我去找他!”保镖一怔,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自家小姐可是万金之躯,平时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回来这个破烂不堪的工地找人不说,居然还要屈尊纡贵地去求那个夏赫然做她保镖?姓夏的小子什么来头,什么保镖这么金贵!他不知道,夏小子可不单单是来做保镖那么简单。工地里正在酝酿着一场风暴。“卧槽!干活不勤快,讨工钱倒勤快,不就欠了三月工资!怎么着,怕我给不起?行,别怪我邹老三不讲义气!可以先给工资,但你们拿出个样给我看!就你小子带头要工资的是吧?听说你还挺能搬砖,本事露一露。二十双砖是基础,往上,你能加一双砖我就给一千块,两双两千,三双四千,四双八千!”工地一角,一个黑黝黝的光头汉子阴森森地嚷,一脸暴戾之气。脖子上戴着的成人小手指粗的金项链,显得霸气。这是工头。他的后边,还站着五六个抱着膀子的打手,一个个都样貌阴狠,随时要打人。有的手里头抓着铁棍,有的把锋利的弹簧刀缩来缩去。对面站着十几二十个工人,相对来说,有些畏缩,神情无奈。但其中有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神情淡定,嘴角挂一丝邪魅笑意。他只穿着磨破几个洞,脏兮兮的短篮球裤。光着的上身到处都是健壮的腱子肉,好像蕴含着无穷的力量。许多尘土扑在上边,但更是显出一种阳刚之气。他就是夏赫然,邹老三就是指着他鼻子嚷话。一双砖就是两块,两块两块地往上叠,横放竖放交替,就成一摞。一般工人能搬十五六双,搬到二十双的,都非常了不起。“依次类推,反正你加了多少双,我就给多少钱,不断翻倍。嘿,你小子有勇气跟我要工资,也得有勇气接受挑战对吧?不敢的话,第一,工资下个月发;第二,你小子跪下来朝我磕三个响头,然后特么的给我滚!”邹老三朝着夏赫然喝斥。那些工人不由得哀叹:“这不是欺负人嘛!二十双砖起底,小赫再能搬,也禁不住这折腾!”“是啊,小赫已经搬了一个上午,早餐又没吃,太不公平。”“小赫,算了,跟邹老板道个歉,当没事。反正,工地这么大,他也不至于赖账。下个月……就等下个月吧。谁叫我们给人干活呢!”……夏赫然抬手背擦了擦鼻子,傲然说:“搬搬又何妨!反正,今天我把工资要定了。不少兄弟大叔的家里头都等着要钱,儿女的学费、老婆的药费、一家的生活费……特么的你欠了三个月工资你还有理!说好了,我搬了多少,你给多少钱工资!”“行!”邹老三阴阴地笑:“我决不食言!不过说好,你搬起来还得走到用砖那里去,才算数。你要是搬不过去,嘿!磕头都顶不住,我还打断你一条腿!”众工人哗然,纷纷劝阻夏赫然。但是,什么都阻不住这小伙子。之前工友老黄因为老婆生病没钱治,工资三个月发不了,一边干活一边长吁短叹,引起了大伙儿的共鸣。大家都急钱用,几次要工资都要不到,还有人被打了。刚来一个月的夏赫然听了,就毛了,组织大家要工资,就引出开头一幕。他一扭身,大步走到砖堆里,身子一蹲,双手往前一抱,就稳当地将别人垒好的一摞砖给抱起来。一数,足足有二十一双!夏赫然挺起身子,显得轻松,他嘿嘿一笑:“看到没,现在就稳赚你一千块!”邹老三微微心惊。抱得这么轻松,这小子果然有力气。他也不是很担心,嘎嘎一笑:“你还要走过去才算!还有,你特么就搬多一双么?一千块够你们分?”按照他的估摸,这小子最多就再搬上两三双,肯定顶不住!何况还要走到一百多米外的用砖地那里,没准走到半路,人不倒下,砖都倒。夏赫然抱着这二十一双砖,面不改色。他淡淡地说:“没完呢!”然后朗声喊道:“大伙儿计算一下,邹老三一共欠我们多少工资!”所有人一呆,听这语气,敢情要把所有人的工资都搬回来?这绝对不靠谱啊!不过,对这工资多少,大家心里头有数,不久就有人喊:“把休息的算进来,一共二十二个人,每个人每月起码也五千块!三个月,加在一起,三十多万呢!”“好!”夏赫然大声说:“加砖!”抱着二十一双,那么高,他自己加是不方便了。一个工友赶紧上去加一双,紧张地问:“小赫,你行不行?千万别勉强,要不手臂会拉伤。”“没事,继续加!我没叫停,你就别停!”夏赫然很轻松。又加了一双,小心翼翼地再加一双。现在加了四双。一双一千块,两双二千块,三双四千块,四双八千块!工友们越看越紧张,这砖头都超出他头顶了。邹老三笑得一脸阴险,到现在也不过就八千块。再说了,还要走过去呢!“别停啊,继续!”夏赫然稳若泰山地说。加砖的工友都得搬来凳子,站上去了,另外再来一个工友帮着往上递。竟然又加了四双,邹老三要给的工资飙升到十二万八千元。工友们都惊呆了,一个个不禁哽咽:“小赫,好了,好了!不要再加了,千万别伤了自己。”“你别忘了,你还要走到那边去的。”“小赫,十二三万也够我们分了,你别难为自己了。”……邹老三看得傻眼,想不到这小子还挺能折腾,看那样还挺轻松。他狰狞地喊:“怕什么?他厉害,让他加!他能加多少,我就给多少!”话说这么说,但心里头有点抖,再加两双,可就超出要给的工资总额。不过,总体来说挺镇定。毕竟,那小子还要走一百多米。“加!”夏赫然的神情还是很淡定,只是脸有点红。又加了一双。二十五万六千元!“再加一双!”站在凳子上的加砖工友都要踮脚跟了。不知不觉,他双眼泪光闪烁,狠狠点点头,又加一双。那一刻,所有人的眼睛都定定看着最后加上去的一双砖,呼吸都憋住了。看着它们被加上去,工人们爆出欢呼,甚至有人喊出准确的数字:“五十一万二千元!”邹老三阴狠地吼:“嚷什么!这还有一大段路没走呢。小子,有种你走啊,我看你能走几步!”夏赫然笑了,居然还扭了扭屁股,带动着高高的一摞砖都微微摆动。这吓得工友们齐刷刷地都伸手,徐空中摆出帮扶的架势。邹老三哈哈大笑:“倒啦!”但是,没倒!接着,夏赫然朝用砖地那边走了过去。走得还不慢,一路上虽然那一摞砖微微晃动,把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但一直没倒也没掉。没多久,就走完一半路。工友们都忍不住发出欢呼和鼓劲的声音:“小赫,加油!加油!”“小赫好样的!”“我们为你骄傲!”……相反,邹老三满眼都是不可思议之色,嘴角开始抽搐。他后边一个打手嘀咕:“卧槽,那小子还是人么?抱着那么重的一摞砖都能走那么远?老板,我看你有危险了。没准人家真能……”“放屁!”邹老三低声吼:“想跟我斗?那是没可能的事!”想到夏赫然要是把砖头都搬到那边去,他就得给五十多万,心里头非常愤怒。他低声交代:“给我想个办法,把他搞乱,让他把砖头给摔下来!”那几个打手也真是够阴险,交头接耳几句就有了办法。他们松松筋骨,就朝着夏赫然跑过去。一下子,就作出要撞他的架势,还大声呼喝,更是把地上的碎石头往他身上踢。被这么一惊扰,夏赫然果然顿了顿,捧着的一摞砖摇摇欲坠。顿时,工友们气愤地嚷起来!“邹老板,你这也太……太卑鄙了吧?怎么能这样?”“这是耍诈!”“你说话到底算话不算话?”……邹老三的脸皮比城墙厚,他阴笑着说:“嚷什么嚷?我的兄弟看累了,在工地上跑跑步练练身,这都不行啊?妈蛋,又没有碰到那小子,谁再嚷,我敲掉谁的牙齿!”顿时,所有人噤声,都敢怒不敢言。这个邹老三的淫威,他们领教过。另一头,那个高贵而冰冷的秦晴已经在两个保镖的护卫下,悄无声息地进入工地。

展开内容+
  • 侍美龙卫 截图1
  • 侍美龙卫 截图2
  • 侍美龙卫 截图3
powered by 学建教育 © 2018 specialedchina.com